八字命理慨论

正统八字系列:    八字命理慨论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子江
由年月日时排出天干地支四柱八个字,这八个字就是用来推算命运的基本符号。在此八个字里,日干被设定为分析整个八字命局的点,因此日干顺理被称为日主,突出显示它代表着这个命局的主角身份。
初始的八字算命,是以年干作为参考点,后期的八字推命学基本上都已经一致固定以日干为主,以日干的阴阳五行,参考其它七个字与日主本身的关系所形成的利害作用,来断定本命的能耐或吉凶。一个人是否能在人生的舞台长袖善舞,还是寸步难行,就得先看主角他周围的配角是否配合得恰当,还是老是捣乱破坏。
一个命局可以看作像一个假想的人生,天干四个字,日主是主角,其它三个字即年月时干则是配角。地支四个字则像是人生的舞台。八字命局又像一个假想的家,家里面有一个家长,是这个家的主导与决断者。家中还有其他的成员。这个家是否幸福,得看是否其他的成员能否和气团结共同护持这个家。家中每个成员都有各自的义务与权利。大家同在一个家,本来是要以家为重。不以各人为重,虽然日主是家长,大家要尊敬他,以他为令,但护持家的目的却也不是护持家长,而是整个家。用这样的理念持家,一个家才能兴旺。自强不息。这个哲理,并不是论理一厢q情愿的事,而恰好也是八字推命的基本思路。命主虽然举足轻重,若命局不破,一般来说事主还是有机会安然渡过,但若是整个命局都破了,那就回身乏术了。
一个国家四分五裂,一个家庭支离破碎,都可以说是凶。里面的人没一个能幸免于难,获得好处,没有幸福可言。天下的道理都是一样。八字命局也是没有例外。可见,“一个国,一个家,一个命”的理念,是大自然中每一个太极 [单元] 得以保持强盛的定理。那些不停地每天膜拜,以及千千万万人在广场上高呼“万岁”的人群,可曾想到过“统一”,才是一个国,一个家,一个命达到“万岁”的真理
一个国有一个君王。一个国家的生死兴衰存亡,大遍江山,往往会掘起或断送在几个上层权贵手里。所以八字命局,日主又像是象棋里的元帅。其它的天干则是环绕在他身旁,左右他的人。而地支则像是人民或大众。地支与地支间,虽然也会有相生,相克,相合作用。但地支并非直接影响日主,而是间接经过其他天干来影响日主。而天干的存在对日主有着举足轻重的直接影响,有时甚至会有致命作用。致命并不是单指克死日主,而是导致命局被破坏。比如当一个君王的幕僚,军士,丞相一个接一个伤,亡,被押,那么君王也许就四面楚歌等死了。或日主超旺无制,蛮横专制。他身边的人没一个能劝他或压制他时,命主就会遭殃了。又比如一个国家正在建设,可是国君依赖的功臣,被围攻而死。那么这个国家也就随着灭亡了。这个功臣的 成败,已经超越国君的重要。因为整个命局的存亡关键是在他手理,并不在君主。有此可见,一个八字,命局才是最重要的。不是日主。命局与日主是两个不同的中心。
若把天干看作像一个团队,则日主就是领队。其他的天干则是队员。领队不一定非要有实力不可。若其他的队员都能配合,又很卖力,领队坐享其成,以勉待劳。不劳费心,多么爽。因此,一个命要观看整个命局的结构,才能了解日主的实力,限度,苦衷,顾虑等处境。一个命局的好坏,通俗地说不外就好像打牌一样,分到不好的牌,倒霉认命等着赔钱。分到好牌,满心欢喜,左右统吃。打牌时就知道一副牌是由几个牌组成,不是只看一张就行。所以八字是八个字组成的命局,虽然是以日主为立足点,但命局是要看全局,不是看日主身旺身弱来评估命局。
每一个八字命局,一般来说,本身都会存有一定的缺陷或顾忌。缺陷就是命局的不足,或称“病”。能够把这个不足祢补,命就行到好运,祢补这个命局缺陷的配角,就称为命局的“药”。顾忌就是怕支持命局不倒的配角受制或失去作用。就好像一个人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若突然断了,全家就会陷入困境。
神峰只说了病与药。其实还有要害与防护。因为不是每个人的八字都有病,有可能只是要害被攻击后才会出现危机。但若没遭到攻击又没事,没有病何需要药?病被归属于在八字里本来就缺乏的阴阳五行,因为少了这样的一种元素而命不好。要害则是八字命局里本来就有了的好配角,但若失去,就会造成问题了。一个是本来就没有的与一个是本来就已有的,是两个不同的问题。另外又有一种状况,即八字命局里本来没有,且也不需要的,突然遇到了,结果造成麻烦,困境。所以,评定命局不是以八字里没有的五行为喜神,以达到所谓的平衡原则。强逼一个命局接受一个莫名其妙的五行,后果是难以估计的。
一个命局若不好,则有理由去找“药”,但若是一个命局基本上已经够好,还要到哪儿再去找什么药?
好的都已有在命局里了,外面还有更好的吗?看来多数遇到的反而会让这个好命局变坏了。所以病药之说只是针对其中一种命局结构的比喻。若本命好的命局,就不适合用病药来解释。病是自身的,不能说是外在的。外在有的只是害虫。它害我们生病。这个害虫攻击八字的“要害”,命才发病。或病才发作,但药是治病的,不是杀虫的。这个道理就说明了相生相克的原则。一物克一物。你不能用杀虫剂当药治病。或治病的药用来杀虫。而且,治病而不杀虫,都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。看八字这样看就对了。不必 被身旺身弱或平衡理论之类牵着鼻子走。
察看一个命局,先以日主与配角的关系,权衡利害,再确定本命的素质。清濋了主角的处境以及八字命局的缺陷与优越,就可断吉凶。
古时的社会结构简单,有影响力的人没几个。命局用年干作主角还马马糊糊过得去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结构开始多样化,察看命局以年干为主已不能满足分析的要求,以是,重点开始移向日主。以日干为主角,分析起来会更接近事实。当今的年代,社会分工合作更骤向集体化。复杂而分散。我们看到的今日世界,个人主义的权力范围已开始退位,不再像过去特别集中而突显,取而代之的是以民主式的社会。在这样的全球化过程当中,八字的看命模式基本上还是以日干为主,但必须以全局为重,而不是以日主为重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加载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