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字大运不可靠

八字大运不可靠
八字之大运论命,不能成为分析命局的正确依据,为什么呢?
请注意以下几个问题:
1. 大运是以十年计算,以大运的“五行”察看喜忌。而且传统八字算命还只是注重地支。
一个人的命运,十年中,每年肯定会有好有坏,不可能是在十年中都行同样的运。有的人十年中运气很好,却突然在这所谓好的大运中的某年,遭遇横祸或生出突变以至运势急转直下。遇到不好的现像时,若理论上就把整个大运说成是逢忌神, 走衰运。把其它九年的好运置之不谈,专拣十年中突出的事来代表八字理论中的大运喜忌,非但只是大运的喜忌,连整个八字的喜忌也因此而断定了。像这样的依据用来定义大运的好坏是否正确呢?
2. 十年是一个漫长的时间,但若用一个人生的整个过程来说,十年又显得太短。
如果十年为一运,人生的六十个甲子,只能分成六个大运。用六个十年的运来描述。就是所谓的大运。八字算命,学了那么深的功夫,难道人的一生只要如此简简单单的分成六个好坏的段落,就可以交代清濋了吗?严格的说,若按十年大运内所渡过的起落好坏平均来评估,我相信几乎每个人都会说每个大运都“不好”或不会太好。很少有人会认为某个大运的十年中都相当“好”。照这样来说,人生六个段落,大多数人几乎九成乃至十成都不好,这样的话,还要算什么命呢?
3. 有人说,看命不能只看大运,还要注意流年。大运配合流年,互相参照,才能定夺。
在此,我想告诉诸位,特别是刚刚学八字的学者。
a. 不管你是阅读那一本权威的经典命理书籍,从子平到神峯,你注意察看,书中的诸多例子只是讲大运之喜忌。却没有提及流年的影响。而且大部份也都只以 “金水木火土” 五行之运来设定喜忌,并非用干支。一个五行有两次当运,比如一个人行木运,则肯定会遇到寅十年与卯十年交替出现。也即是说,用五行定大运,是每二十年都是一样的五行,这样,事实上人生的六十个甲子又被宿减了,变成只有三个五行定义的喜忌届段而已。若八字只有三个人生届段的喜忌好说,苦苦学八字,要来何用?
b. 若大运要配合流年,有两个重要的问题必须先肯定。弟一,是大运更重要还是流年更重要。那一个更具权威?第二,如果流年更重要或更具威力,试察看以往的流年地支是否也有相同的效应?
4. 关键是大多数学者认为,只有先找到喜忌,命局的分析过程才能有所依遁。而这个喜忌的理论,是借鉴别的命例怎样看大运之起伏而决定。可惜这个喜忌的设定来源,偏偏又那么模糊。就算我们把这个含糊的喜忌模式依样葫芦套用,心里头还是七上八下,得出的结果肯定也不会踏实的。大多数的学者以为,只要能说中行大运时对命主产生吉凶,这套技法或理论就算正确了。这个定义是需要好好捡讨的。
比如说身旺身弱,即然大运来了某五行导致命主行衰,则命局中的身旺或身弱论就可证明了是身旺或身弱的格局。即若由大运的五行来证明身旺或身弱。大运的行运就变成用来捡验该理论的依据。问题是,大运这个五行是否标准,是值得怀疑的。如果换了流年来决定喜忌,又与先前用大运的说法不同了。如果执著于大运定喜忌,就像我们是盲目的供养一个我们自以为是公正的“神”一样。
这个千头万绪难解之“结”,其实都在学者执箸的“喜忌”本身。学者执著非要先找到喜忌不可。故永远也找不到真正的喜忌。因为喜忌本身的定位早已错了。更具体的说,就是说用各种乱翻乱敲大运的方式,也休想从大运中找到喜忌的。
借用一则笑话,就是有一群人在为挂在树上唯一谨剩的椰子果,为辩论内中之椰肉是甜还是酸而争论不休,因为只有甜的猴子才爱吃。猴子却在树背后偷笑,椰子肉早被我讨空了。大家被猴子耍了还不知道。这个猴子就是“喜忌”。
先不谈喜忌重要不重要,单从大运确定喜忌来说,就是对着空空的椰子高谈阔论。
好多顶好的运或厄运的命例都无法证明是大运的起伏所至,因为不知所以然,长久以来学界摸不出其路径。尽在自身的身旺身弱,格局,纯杂等理论中徘徊纠结。其实命之好坏不是靠大运,故大运不能断喜忌。若大运不能言喜忌,或不能代表命局的喜忌,则历来谁是谁非之辩论,几百年来老实说是白忙了。因为捡验真理之源本身都还有必要先捡验时,一切定夺就不能成立。如果任那没有标准的”神“来说话算数的话,则一切有关之理论势必成为空谈。
正统八字认为,大运是漫长的十年,间中还有五年天干五年地支行运分别之,尽管如此,大运也只是命主在一段岁月当中之慢性境遇,它绝不会好到或坏到造成命主突然喪命或一夜间暴富。就算会也必然是慢性的过程。大运中之十年必有好坏,所以绝对不能引用大运之喜忌例子来设定整个命局之好坏。因此,用大运之五行作喜忌标准来捡验一套算命技法或理论,绝对是没有逻辑根据且荒缪的。它与事实将会相去很远。
几百年来的八字经典理论,不经意的让后学遁着“教条”式的路,被引入“八卦阵”。糊里糊涂的尾随其后,一代传一代。今天是否已到了穷途末路。在八卦阵里转厌了?
一套真正接近事实的技法或理论,必须能够以更小的单位时间,道出准确的信息。不是以二十年为届段又还模糊不定的解说。
正统八字的基本运算,是以六个月为一个届段,说明命运的起伏变化。

子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加载中